新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香港内部传真图开

劳丽诗:厌倦官场不走马云后门_易+1_网易体育

  • 时间:2022-01-11 12: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劳丽诗,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双人组冠军,作为城市英雄,在她的老家湛江,一座“劳丽诗”广场早已建好;作为一名前奥运冠军,已经成为正科级干部的劳丽诗退役后本可以在政界有美好的前程。然而,她却选择了最出人意料的方式——开网店当淘宝店主。如今她的网店生涯已经过了半年有余,而随着实体店的即将开业,她也终于从线上回到了线下。

  一头披肩长发,一脸淡妆,一件淡色的过膝长裙,当劳丽诗走进广州珠江游场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时,没有人注意到她。你甚至很难将她和奥运冠军几个字联系在一起。

  做一个“平凡”的生意人,正是“淘宝店主”劳丽诗的目标。她希望给人邻家小女孩的感觉,希望能成为顾客的知心朋友。

  从曾经的奥运冠军,到退役后的正科级干部,再到如今的淘宝店主,劳丽诗在心理上没有一点落差。相反,她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她说,“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开淘宝店没多久,劳丽诗特殊的身份很快就引起了阿里巴巴内部的注意。后来,劳丽诗就被邀请赴美,成为了阿里巴巴上市的八位敲钟人之一。

  那段时间,劳丽诗“火”得不得了,前来采访她的媒体络绎不绝。从奥运冠军到淘宝店主,她又一次引发了大家对于中国体育体制的讨论。在接受网易体育专访时,劳丽诗介绍了她放弃“铁饭碗”正科级干部,选择在网上开店的真实原因,作为过来人,她也对中国体育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湛江海观路的金沙湾广场,有一座“跳水女神”的雕像,而劳丽诗正是这座雕像的原型。湛江市政府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表彰劳丽诗打破了湛江籍运动员奥运金牌零的突破。

  如今,湛江人民更习惯将金沙湾广场称呼为“劳丽诗广场”,去湛江旅游的游客,都会去那里看看这座雕像。

  “这个雕像挺逗的,它做好的时候我在北京,后来回去看的时候是2010年了,当时是亚运会跑火炬的时候,跟我一个队友回去的。当时我就跟她聊很奇怪。以前觉得都是伟人去世后才弄个雕像,但现在我活生生的就有雕像了,感觉很怪异。”因为这个雕像,劳丽诗的小侄女还和同学吵架,“她的同学问她你姑姑是不是已经死了啊,我小侄女就生气了,说没有。后来我队友跟我说,你这个东西不得了啊,如果政府没有说要把它推倒,或者是没有什么意外,那这个雕塑就一直会在,等到100、200年后你就变成一个传说和神话了。”

  劳丽诗是家里最小的,她的三个哥哥和父母都在湛江。但她却坚持独自一人生活在广州。这是为什么呢?劳丽诗给出了一个幽默的答案,“我肯定不能回湛江,因为我要维持我的女神形象!”说完,劳丽诗就大笑起来。[详细]

  劳丽诗是那种说走就走的人,辞职时她还没想好自己的后路,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但她从来都是一个自信乐观的人,“我相信自己能够靠自己生存下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随后,劳丽诗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给自己放松,看书、看美剧、旅行、养狗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后来,她在和朋友的交流中逐渐对文玩类的东西产生了兴趣,“不如把爱好变成工作,我就开个店吧!”

  考虑到实体店投入大、风险大,劳丽诗就决定在淘宝上先开个店试试水,店铺取名“劳丽诗雕宝”,她的朋友给她提供货源。做这个决定劳丽诗并没有考虑多久,她一点也不觉得从奥运冠军变成一个普通的淘宝店主有多丢人。

  “我的心态很好,当时我决定做这个的时候我早就把奥运冠军的头衔抛之脑后了。我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淘宝卖家,我要服务好别人。”劳丽诗说,在奥运冠军、正科级干部和淘宝店主三个身份中,她最喜欢的就是淘宝店主,“因为这个压力最小。奥运冠军,怎么说呢,也是多方面的吧,知名度响了,做很多事情都比一般人要顺很多,方便很多,但另一方面压力也大。因为你头衔在那,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得成功,其次跟人家交往,人家也许是看着你的头衔,是有些利益关系在里面,我是不喜欢这种交往的方式。”

  万事开头难,一点经验都没有的劳丽诗开始是一个人承担了宣传、选货、下单、客服、寄快递等所有工作。店铺刚开业那几天,把她忙得够呛:“其实我只是想试试看,所以开始时没招人。刚开业的时候真是好累,我在微博上宣传,然后有好多粉丝来捧场,那会儿我也搞了一些小活动,买一个小钥匙扣就可以送签名照,没想到能吸引那么多人。“劳丽诗说,“我记得我当时出了好多错,两天300多单,比如地址写错啊,出货品少了。有些人因为太久没寄到就直接退单啦,还有些人提了意见啊。”

  还有一些让劳丽诗觉得委屈的事情。因为怕开业后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在店铺上标注了三天后发货,但很多顾客没注意到,没到三天顾客们就开始催货了。有些脾气大的顾客直接选择了退货。有些顾客是冲着劳丽诗的名气来的,他们并非诚心想买东西,他们只是想和奥运冠军说说话,有人用“你看你的师姐都嫁给富豪了,多舒服啊,你做淘宝多累”之类的话来刺激劳丽诗。

  在生意渐渐做大后,劳丽诗请了两名员工,一名是客服,另外一名是负责打包货物的。劳丽诗自己负责宣传策划和选货。[详细]

  凭借着好的服务态度和信誉,“劳丽诗雕宝”的生意越做越好。细心的网友能发现,她的货物没有一条差评。这不禁让很多网友怀疑,“马云肯定帮劳丽诗删帖了!”

  网友把劳丽诗和马云联系在一起主要是因为2014年,劳丽诗成为了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的8位敲钟人之一。

  通过这件事,外界难免有人会猜测,劳丽诗和阿里巴巴的关系好,以后卖东西肯定会有很多便利的地方。其实不然,劳丽诗答应去美国敲钟,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旅游。成为敲钟人并没有让她的销售额产生多大影响。

  而且在美国期间,马云只是在敲钟当天和8位敲钟人聊过10分钟,其它时间劳丽诗都没见过马云。

  “我身边不少朋友都让我找阿里内部的人搞搞关系,把我的店往上推一下,但我不喜欢这样去做。”劳丽诗说,“我是一个不喜欢靠关系上位的人,自己既然能做那就自己去做。还有些人是靠砸钱买广告位,但砸钱我也砸不起,我就努力做好自己的。”

  在劳丽诗的师兄弟姐妹中,有不少人都有着不错的关系。比如胡佳,现在在做LED节能灯,做得不错。他经常说要带劳丽诗出去认识一些能对她的生意有帮助的朋友,但每次都被劳丽诗拒绝。

  “我不是为了去赚钱,我只是希望让人知道,劳丽诗出了之前的单位后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现在我做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喜欢的,爱好放在第一块,至于挣钱、店子以后能发展多大,这是其次的。”劳丽诗说。

  现在,“劳丽诗雕宝”年销售额在一百万左右,除去员工工资、库房租金、货物成本以及一些杂费,劳丽诗每年挣的钱并不多。因为网络销售销量一般,而且高品质的物品不敢在网上卖,为了增加销售额,劳丽诗决定开实体店,店的位置已经选好,在二沙岛附近,面积200平,每个月租金大概是15000人民币。

  “我现在感觉在淘宝上做文玩遇到瓶颈了,就像你说的,便宜的东西反而卖的好,贵的东西没销量,我也不敢把贵的东西放在网上卖。而我们其实更放心的是卖好品质的东西,所以我必须要开实体店,形式类似会所,希望能凝聚客户。”虽然劳丽诗才27岁,但她的想法非常多,像极了成熟商人,“微博上有兴趣但没玩过的网友,定时定点的为他们做些活动,会所展现我所有的产品。活动主题可以多样化,聊聊电影啊,聊聊人生啊,或者大家诉诉苦啊,或者聚餐,凝聚大家。在这个时候现场看到我的产品,现场看到才更有说服力,通过这种形势让我的顾客更有粘性一些。”

  “可以不华丽,但必须要转身!”现在回过头来看,劳丽诗已经成功转型。[详细]

  中国运动员在退役后的就业问题一直是社会关心的热点。之前,张尚武街头卖艺一事就被炒得沸沸扬扬。

  劳丽诗和张尚武一起参加过广州一家报纸做的活动,她认为,张尚武街头卖艺很大原因是他自己的问题。“我记得在那次活动中,张尚武没有跟身边的人说一句话。后来,他去了陈光标那,然后又去卖艺了。我觉得他还是性格的问题,没办法适应社会吧。”

  说完体操,劳丽诗突然话锋一转,谈起了跳水运动员退役后就业难的问题。“我认为跳水运动员退役后是最难找工作的。像体操,他们的动作有舞蹈元素,退役后可以当舞蹈老师。而举重运动员退役后也可以当健身教练。跳水呢,真的是不好找,最多当个游泳教练吧,而且也不见得游泳水平有多高。”

  劳丽诗认为,中国运动员的一个普遍问题是文化水平偏低,“我觉得国家现在唯一缺的是对运动员的教育。有时候(教练)为了运动员能专心训练,甚至是除了训练,其它东西都不要想。他们没有考虑到运动员的未来,我觉得完全可以在有限的时间,也许不是正常课程,只能找一些老师辅导,无法正常上课因为比赛训练。不仅仅是文化学习吧,或者是其它一些比较专业的东西,比如学学做菜做饭啊,学学乐器啊,要给运动员一些就业的指导。让他们在退役前掌握一个技能,这样就能更容易适应社会。”

  接着,劳丽诗又补充说:“运动员出来后是否能找一些其它公司,进去实习,实习之后行不行看运动员个人能力。看看运动队能不能和一些企业合作,比如说投资啊,或者其它培训机构,让他们教一下运动员生存的技能,总好过现在直接买断,给个10多万的买断费,10多万现在做不了什么啊。”

  当然,劳丽诗也认为,国家没有义务养运动员一辈子。“很多人都觉得运动员付出这么多,国家要包他一辈子,我觉得这个观点也不一定。因为当年在训练的时候,国家抱你吃饱你住,找教练教你,还有比赛、资金、人员支持,全是国家给的。没有这些东西,你一个人也练不来。所以我觉得退役之后也没有说谁欠谁的,只有说运动员他自己的能力行不行。”

  2010年,劳丽诗选择退役。在那之后她有过一段迷茫期,不知道未来何其何从。

  作为雅典奥运会冠军,劳丽诗其实有很多出路。只要她愿意当教练,或者在高校当老师,或者进入行政机关,省里都可以帮她解决。但这些都不是她愿意干的。

  “本来我是可以留在队里当教练,或者分配到高校当老师,但我这两样我都不喜欢。因为我觉得我不适合去教别人,做教练我也怕苦,我也觉得教不了那些小孩。”劳丽诗说。因为家里人希望她能够到行政单位工作,这是铁饭碗,所以她最终选择在广东省团省委志愿者中心工作。一开始劳丽诗还觉得挺有意思,新的工作、新的圈子,自己也想努力快点去适应。但在大概一年之后,劳丽诗开始有些厌倦这份工作了。“当有其它省的人过来出差时,我要安排吃住,还得去招待他们。因为我是单位的招牌嘛,所以这些应酬都得去。到后面我感觉这些应酬比我工作做得好不好更重要,我后来想到如果以后都是这样,我会受不了。虽然说那是铁饭碗,但我不稀罕这样的虚荣。”

  其实早在劳丽诗夺得奥运冠军后,她就对行政部门有些“厌恶”。“04年奥运会之后,有很多应酬,我当时很明显能感受到身边一些人当你很红的时候的惺惺作态,而当你没什么名气时又换了一种嘴脸。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官场不适合我,感觉在带着面具做人,所以我一直都不喜欢行政单位。”

  当然,劳丽诗选择辞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工作压力大,“每天上班不止八个小时,我在原来的部门属于中层,压力比较大。可能是我不太喜欢指挥别人干活,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揽在自己身上,自己去做。”

  2013年底,在经历了大约两个月的思想斗争后,劳丽诗向领导递交了辞职信。领导曾经挽留过她,承诺给她换部门,但劳丽诗去意已定,“如果在行政单位一辈子,做这些事,为了完成别人任务,为了往上爬,一直有这些应酬,我是觉得很恐怖。我觉得在那里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辞职后,劳丽诗将消息告诉了父母,“我当时是什么都没有了,父母也比较担心我,但当他们看到我越来越瘦时,他们就心疼我,担心我的身体,就支持我的决定了,他们要我以后最好是长胖一点。”劳丽诗说,“我给他们说,女儿现在长大了,我相信自己能够靠自己生存下来。他们当时也觉得我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比较有想法。”

  和大多数人一样,劳丽诗也是那种怕过年回家的人,因为,至今还单身的她曾多次被父母逼去相亲。

  起初,她答应去相亲只是简单的想去锻炼一下自己的胆子。“我逼着自己去认识一些陌生人,认识新朋友那种感觉,但是去了之后感觉真的好别扭。”劳丽诗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相亲的时候介绍一些家里的背景,许多都是家里背景很显赫的,还有富二代,相亲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经历了几次相亲后,劳丽诗再也不接受相亲了。她的父母拿她没办法,也再也没有逼她。

  我觉得爱情这个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相亲确实是不靠谱。”劳丽诗说,“还是跟着感觉走吧,感觉不对那真的不对。”

  “跳水女神”劳丽诗说她的择偶要求只有一个,“其实我就一个要求,就是看对眼,但这个要求我觉得其实也挺高的。我不会要求什么身家背景,或者对方学历啊,因为我学历也不高,你给我个博士我也真聊不来,哈哈!”

  在回忆过往的时候,胡娜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即使在喧闹的画展揭幕仪式上,在人声鼎沸的场合下,她也能够用这种平静在自己的周围营造出一种自我的空间。她在这个空间里是美的,是安全的,是合乎一切礼仪规范的。

  她将其归结于随性和随心,“人能够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我还会练习网球,但这几年我比较快乐的事,是投入到艺术方面。我在3年前突然就有了绘画的冲动,直觉告诉我要立刻去买画笔和颜料。”她站在自己画的《睡莲》旁,满足记者们的要求。

  和莫奈那些挂在世界各大博物馆的《睡莲》相比,这幅画的尺寸并不大,但上面的大块大块的蓝色让人印象深刻。胡娜说蓝色是自己最爱的颜色,她人生中画的第一幅油画《蓝色幻影》就是一蓝色为主题。“我买了一大堆原料和颜色,不到两个小时就花了那幅画——两个人对打网球,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星空下。我想呈现的是星空的颜色,蓝色就是最好的,别的呈现不出那种美。”

  她的确最喜欢蓝色,她的手机壳就是一只用很多水钻镶成的宝蓝色孔雀。虽然拿在手里很沉,但也的确有一种Blingbling的美感。“从色彩学来讲,蓝色也代表了神秘,有很多想象的空间。我自己看到蓝色,心情就会特别好。”

  她对自己的第一幅画印象深刻,除了有她最爱的蓝色,还有网球。而且,那也是她在重庆画的,她就出生在重庆。“小时候我很喜欢画画,可是每天要练习8个多小时网球。早上6点起床,开始晨操,然后练习3个小时。中午休息后,下午又练4个小时。每天都是这样,到了晚上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想画画?”

  但2011年在重庆,她突然就拿起了笔。“其实在我出发去重庆之前,有一天在台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在打网球,因为那个压力一直都在,就像高考结束后你也还会紧张一样。我们职业选手后来虽然退休了,但仍然会梦到自己在打巡回赛,这是一种长期的无形的压力。在梦里,我和对手厮杀得很厉害,用力挥出一拍之后却突然打不到球了。再看手里,发现已经没了球拍,而是一支笔。”

  这是一只油画笔,她在3年时间里画了300多副,还参加了几次画展。“原来画画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而我之所以要办画展,就是希望能够鼓励大家:如果你的心中有梦想,就要果断地去做。不要以为必须经过学习才能进入另外一个轨道,世界是宽广的。只要脑海里有,你就什么都可以画。”

  当然,胡娜也不完全是只靠着自我就能够捕捉到她所说的“灵性”。她的老师来自于过往的生活,来自于参加巡回赛时去各大博物馆无意间的“进修”。而且重回大陆,她也对自己面对媒体的陈述抱着相对谨慎的态度:“灵性这个部分能说吗?我并不希望看到人们说‘胡娜又回来怪力乱神了’,其实那更像是一些潜意识里的心理活动。”

  除了这一部分外,在谈到那些过往的生活时,胡娜从未流露过任何不满或者避讳。但对故土的情感始终萦绕其中,就像她在出生地重庆第一次拿起画笔一样。2004年她第一次回到成都,而目的竟然是给弟弟扫墓。其实她一直都有机会回到大陆,没有任何政治因素会对她加以阻拦,决定不回来的是她和姐姐——她们不想要告诉母亲弟弟在1993年意外去世的消息,又不能当着她的面撒谎。2002年的时候,她甚至一度办好了回国的签证,可想到要继续瞒着母亲,她又放弃了。一年之后,母亲知道了消息,便让她回来。

  网球和画笔和内心深处的情绪,在7年之后让她在重庆拿起了画笔,让她的第一幅画是网球主题,又让她把自己的风格归类于“意象派”。“意象派”很像印象派,后者是她的最爱。“当初在参加法国公开赛的时候,我去到了卢浮宫。我不知道那些画家的名字,自己也还没有画。但我很享受那种氛围,静静地坐在那里,四周都是名家的画。就好像身处另一个世界,完全忘掉了明天还有比赛的压力。我的很多外国朋友,我拉他们去陪我博物馆。他们的反应都是:‘我们去Shopping逛街看电影吧,干嘛要去看那些古物?’可我觉得他们喜欢的我不喜欢,我就自己去看,结果那些画就印在我的脑海里。”

  在北京的时候,因为时间和场地的原因,她只带了很少的画来。而在去年的12月底,她在新加坡那个大展馆里展出了176幅作品,还当着记者们的面用14分钟就完成了一幅作品。“他们说你怎么敢当着大家的面画画,我觉得可以啊,我也没有学过素描,就是跟着内心的灵感走。而且,当着公众的面,他们才会知道你真的可以画。”

  为了画画,胡娜在台北搬了一个新家。她原来以为家里的画室可以用很多年,但后来发现根本不够。因为无论到哪里,现在她都会带着自己的画板、颜料和画笔。

  从打球到画画,从成都、圣地亚哥到台北。看上去,胡娜总是能够找到人生不同阶段的不同目标,让自己随遇而安。“那么,可以说你是一个没有乡愁的人吗?”“乡愁啊,我当然会有。我是很念旧的人。”她说。